04Jan2003- 樹葉音樂祭@ 聖界 隔天還是選擇了晚上的場次。進入聖界時旺福正在表演,連演出順序都不確定的我們,還天真的以為Chan等下就會上場了,也不知為何就找了舞台左側位置坐下,接連又看了壞女兒和薄荷葉;中場出去閒晃看到場次表,我才發現原來還要再兩個團才會輪到Chan上場啊 -__-…不過就當作是認識台灣獨立樂團的好機會吧!旺福唱歌人數不少,兩位女生加一個男生都會帶動唱,拍子和曲式都屬於很簡單明瞭的熱鬧風格。壞女兒和薄荷葉就是成員多半為女生的搖滾團,也許因為兩個團共用貝斯手,我聽畢仍舊分不太出來她們有什麼不同。 壞女兒 薄荷葉 再來的迷宮就佈置的異常誇張,先是不知?買屋網隻騝h來很多黑色大塑膠袋堆在台邊,薄荷葉清場後,工作人員馬上從袋子中一一取出神奇的佈置道具:一塊白麻布吊掛在左方,投影出都有某個娃娃在其中的照片,兩面透明塑膠隔開觀眾與舞台,還有十多個類似肢體形狀的縫製布團或娃娃從天花板垂下,反正搞的十分華麗像裝置藝術般。正式表演開始後,才知道原來是以小提琴代替人聲主唱的後搖團;但是我一直在注意白布上的幻燈片秀,光著腳表演的女提琴手,還有各式各樣的奇怪肉團娃娃,音樂上倒沒有特殊的感覺,可能是我總把Dirty Three當作標準吧?而且別出心裁的漂亮佈景總讓人很難分心去看表演,舞台光線 找房子打在塑膠隔幕上形成圓形亮點,和平時比起又有種大異其趣的感覺,有個老外就頻頻手持相機伸進塑膠幕內閃光拍照,讓人感到很不舒服。 迷宮 喔,重點是最末曲開始時,有個全身纏著白布的纖細女鬼(?)慢慢走上舞台,正心想:「到底要搞什麼啊?是行動劇嗎?」,只見女鬼先用噴水器瘋狂噴灑紅色液體於塑膠幕上,然後走到垂掛的主角娃娃身邊把它解救下來(有人在偷笑),將它帶出塑膠幕前、也就是我正前方之後,拾起原本用途不明的白膠帶與紅色塑膠繩瘋狂纏起娃娃,再度以噴水器朝娃娃瘋狂灑上紅液體後,抱著它,倒地不起……實在令我不得不聯想到榴華殿的月下美 帛琉人戲碼呀。而且最後加入的這場行動劇,終於讓大家完全忘了注意後方樂團,還有我實在很想知道,那隻娃娃會重複使用嗎? 迷宮行動劇 接下來的一堣之秋團名很特別,但沒想到是三個大男生(OS: 不是要團裡有女生才能參加樹葉音樂祭嗎?)組成的重搖滾團,就是那種嘶吼著沒有人聽的懂,就算聽懂也沒什麼深意的英文歌詞。和當天其他團體風格嚴重歧異,也不合我意,所以就不多寫了。約莫過了九點,才再次等到Chan的演出,在那之前一邊聽聖界放著Yola Tengo當串場音樂,一邊看著漸漸擁擠起來的場地,但人潮還是沒有前晚珊妮暖場時來的多。 一堣之秋 第二次見到C 代償at Power,仍是和前一次完全一樣的穿著(這點讓我很驚訝),不過她今晚比較快進入狀況。不確定是否和之前使用同一把吉他,看似黑色面板、尾部粘滿膠帶,而Chan也同樣帶了一罐礦泉水與一張Setlist,又開始輕輕翹著椅子,輕輕點地打拍地唱起來。然而整場我只能確定兩首歌出自哪張專輯,真是一點也不用功的聽眾啊!整體的觀感仍是很不錯的,Chan的簡單伴唱讓大家只能乖乖坐著聆聽,溫暖的吉他旋律很自然地配合著Chan有點沙啞的嗓音,很低調很日常生活式的曲風與歌詞,很安心的氣氛,一氣呵成。Chan有時會很隨性,有點漫不經心地在曲目間撥彈著一些小調,然後才看看Setlist下一首是哪個曲目;有時會連續?賣房子簅t完二三首後,終於暫停接受大家的掌聲;有時說說話,如之前才參加過的New Year Party,練吉他?音時左手按弦會很痛(噯,這個我也有經驗呢~),還有舉起寶特瓶向大家說:Cheers! 不論如何,她都是一派隨和的態度,很認真很專心地詮釋著曲子。朋友說她聽的太舒服結果當場就開始晃神了,而我雖然很累,倒也沒打起瞌睡;有時嘗試如何在沒有燈光的情況下拍攝,但都拍的很糟,因為沒有舞台燈光,於是很多相機閃光在前半場一直干擾,包括之前那位拍迷宮的老外。雖然自己也很想用閃光燈,但幸好沒有一時衝動,不然現在一定感到很抱歉。然後更多的表演時刻中,就只是傾聽著那些不知名的歌曲,一首首過去了我無法個?借貸O記住曲調,但是就像朋友所說的:這是一種經驗,一種感觸,很深沉很低調卻不哀傷。突然想到「療傷系」這個名詞了;雖然沒有很激奮人心的嘶吼叫囂,沒有瘋狂地扭動身軀好像要感染那種熱烈的氣氛,但是這種溫柔的侵蝕,深深地在我心中刻劃出Chan Marshall這位歌手的形象,是如斯美好,在這冷冷的冬夜中。 Cat Power/Chan Marshall 結束演唱後,因為Chan感冒疲累並沒有安排encore,而觀眾也默默地緩緩散去。想等散場快結束才開始移動我們,便只是坐在台前繼續靜靜聽著Yola Tengo,後來發覺現場竟然有人等待Chan離去時索取簽名,主辦單位則好心告訴大家她還在接受訪問,可能要待會兒才有空。還有工作人員面露憂色地問我們覺得 系統傢俱今晚表演如何,我才聯想到會不會是下午那場加演情況不怎麼樣?主辦單位也是很辛苦呢!又發生斷電等等意外,搞的James又在五四三說一堆抱歉話。 很誇張的是後來工作人員竟然讓我們進入休息室。因為裡頭擠進一堆人而顯的悶熱的小房間中,只見Chan(終於見到她的臉了)很認真地幫前面的人簽名,反正就是隨她高興在紙上寫什麼畫什麼,而且她還會很愉快地和歌迷對談,看她其實有點累真是難為她了。James的媽媽就在休息室內幫Chan和歌迷照相,說要給她當紀念什麼的。感謝在場某位戴著大眼鏡的女生提供簽名筆,Chan幫先簽的友人畫了個天使光環,此時James媽媽還請旁邊另一位女生用拍立得幫她們合照呢(哇!拍立得耶~~上次用拍立得的印象是小學四年級?居酒屋旦C) 輪到我帶著Moon Pix給她簽時,Chan依舊很開心地說:「How are you?」,我則有點發窘地說一些平常歌迷都會說的稱讚話,Chan一邊聽著、一邊把我的英文名用畫圖的方式表現在Moon Pix內頁。很感激James媽媽比照辦理,讓我和Chan也合照一張拍立得,真是太貼心了!Chan則在拍立得上面畫了一個大愛心加簽名,讓我感動到無以附加,心想自己何德何能承受這些恩典?當她溫暖的雙手握著你,說著「Really nice to meet you」時,表情非常誠懇,好像把你當作自己的朋友而非一般歌迷。寫到這裡真不知該如何形容那種窩心的程度了,只希望她能收到滿滿的祝福帶離台灣,希望那麼好的音樂人能得到她應有的尊重。雖然不可能真的和她成為朋友什麼的,但她和之前的Dirty Thr 酒店經紀ee一樣,都以最真誠的態度親近歌迷,而這是什麼都比不上的(雜七雜八寫下來真像個迷妹 >_<)! 我相信友人跟我的感覺應該也差不多。兩人好似被「加持」過一般,懷著滿腹感激回到寒風中的忠孝東路,心想根本不算是歌迷的我僅抱著支持的心態來看演出,卻得到Chan和主辦單位這麼多回饋,心裡只有James常說的blessed可以形容。今日台中老諾又是怎番景象?在此還是先說聲謝謝了。 現在一邊寫一邊聽著Moon Pix,完全沒有之前陰沉的感覺呀!Mick Turner和Jim White的跨刀贊助絲毫未影響Chan的質感,腦海中浮現她在聖界表演的身影,我突然瞭解到為什麼他們要將Cat Power翻成貓女魔力…… 只不過,我們都是心甘情願成為她咒語下的俘虜吧?05Jan2003 照片連結 建築設計  .
創作者介紹

強生醫療儀器有限公司

wm84wmqf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